点三口

这里阿言or远子(两个都可以随便叫就好
学生党嗯
所以大概会无征兆消失
喜欢写萌的西皮,比较杂食,狗崽瑞嘉周叶什么的窝都吃!
文笔……文笔这种东西窝大概没有(哭)
本命罗斯小祖宗,嘉嘉有那——么好!
最后欢迎指教

【瑞嘉/雷嘉】花开了 (上)

*瑞嘉be

*星空摄影师瑞x天才画家嘉

*年龄的话22岁瑞和18岁嘉

*避雷注意,结局大逆转,这是一个嘉嘉最后和雷狮在一起的故事

以上.





“我曾经在南方见过一种紫色的花……”

“像你的眼睛那样的紫色吗?”

“啊,是的,或许要更深一点,它很小,有五片花瓣,像五角星……”

“像我脸上的这个一样?”

“不,它的棱角没那么分明。”

“那是什么花呢?”

“那里的人叫它‘桔梗’,我记得它的花语是……”



         ——永恒的爱




       再次见到嘉德罗斯是在星空下。

       格瑞看着眼前的浩瀚星空,突然回想起高中结业旅行的时候学校组织去天文博物馆后面的山上露营,那个时候嘉德罗斯和他躺在小山坡上,不知道是谁起的头,他们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他印象最深的是最后嘉德罗斯安静的睡颜。





       嘉德罗斯是圣空集团的小少爷,据说是跳级上来的小天才,被爷爷宠上天,平实就一副要日天日地日空气的模样,谁想却对格瑞产生了浓厚兴趣。缠着格瑞比个高低那都是日常,在格瑞的印象中,几乎没见过他安静的时候,如果要用什么东西来形容他的话,大概就是一个耀眼的小太阳。

       格瑞觉得自己和嘉德罗斯根本就是完全不同性格的人。他觉得嘉德罗斯真的是一个非常张扬的人,虽然从各方面来说嘉德罗斯的确有张扬和骄傲的资本,而且他也屡次被嘉德罗斯说太过低调,理由是放纵任性是强者的特权……格瑞觉得嘉德罗斯这种性格的人真的需要人来管教管教,好不容易有了雷德和蒙特祖玛,结果两人都成了嘉德罗斯的跟班,甚至导致嘉德罗斯吃的汉堡和炸鸡之类的高热量食品增了一倍,格瑞觉得嘉德罗斯越来越圆了。

       他们唯一一次和平相处是在高中毕业之后的结业旅行。本来格瑞认为嘉德罗斯不会参加这种活动,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这种“渣渣的聚会”他根本不屑于来,但是出乎格瑞的意料,出发那天他刚到机场就看到那了抹金色的身影。大概是想体验一下生活?格瑞这么想着,顺便帮小胖崽放好行李箱。

       后来?他们一共在外游玩了7天,最后那天在小山坡上一起过了一宿,结果嘉德罗斯光荣地发了高烧。

       格瑞表示如果能重来他一定不会自告奋勇在教导主任丹尼尔感激的目光中接下背嘉德罗斯下山的任务。

———————————————————————





本来他们应该是从此毫无交集的。



       大学四年一晃而过,格瑞也决定了自己未来的工作——星空摄影师。编辑安迷修人特好,每次都会给格瑞留出版面,并且偶尔推荐他一两个比较好的摄影地点。

       格瑞在傍晚的时候开始爬那座山,因为安迷修的强烈推荐,他最终决定这一期的拍摄在这里进行。到山腰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格瑞把爬山权当散步,毕竟他的时间充裕,距离星星出来还有一段时间。等他爬到山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暗了,周围一片漆黑,寒风凛冽——
           格瑞看到了最耀眼的那颗星星。





人的一生会有多少偶遇?



遇见你,就是我的命运。







       他万万没想到那个嘉德罗斯会选择成为一位画师。


       格瑞没出声,他把三角架从保护套里拿出来放在草坪上支稳,设备一件件摆开,然后他的目光就一直凝聚在嘉德罗斯身上。小胖崽还是小胖崽,包子脸还是包子脸,甚至连脸上的黑色星星贴纸也还在。嘉德罗斯正在写生,看起来已经快完成了,这是格瑞第二次看见安静的嘉德罗斯。

        “渣——渣,你看够了……”嘉德罗斯把手中的笔和调色盘一丢,扭过脸来。大概是看到了意料之外并且熟悉的脸,打断了他想说出的话。
       “哟,格瑞!”
       “嘉德罗斯……”
       “要打一架吗?”
       “我拒绝。”

       一点都没变呢,嘉德罗斯。




        格瑞完成拍摄工作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了,嘉德罗斯死活不肯走,非要留着等他,现在好了,睡得跟某种生物一样。

        “喂,嘉德罗斯”格瑞伸手推了推“醒醒。”

         “啊,我睡着了?”嘉德罗斯坐了起来,揉揉眼睛,突然把头抬起来冲格瑞笑道“诶格瑞,你收留我一晚呗!

       “好。”

  
TBC.

——————————————————————————


这个是突如其来的灵感(?)
希望泥们能喜欢(つω`)~
接受批评
有什么不足请一定指出,窝会多加改进
蟹蟹看窝写的文的小可爱(么啾
雷嘉的部分还没出来就不打tag啦

【瑞嘉】好想告诉你 Chapter 2

*ooc窝的,人物是七创社的

*学院背景

*私设有

*凯莉视角

*一丢丢的金凯

以上.

     
缘分这种东西当真是妙不可言。

事实上我只是想让金陪我一起去凹凸商城买衣服,但是现在我正跟着尾随嘉德罗斯的雷祖二人以及格瑞一路来到三楼的儿童区。

儿童区有个电玩城,嘉德罗斯用积分换了一盒凹凸币,径直走向一台娃娃机,我估计他是想夹那个和他围巾图案同款的卡通挂饰。我在储藏室和休息室之间的过道暗中观察,雷德和蒙特祖玛看到嘉德罗斯在专注地夹挂饰之后好像松了口气的样子,从转角的电梯上四楼了。

我想,如果他们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相信他们一定不会放心地去约(bu)会(shi)的。

整件事情出乎我的意料,在我转了个头给金打电话让他来儿童区找我的时候,嘉德罗斯已经不在娃娃机那里了,我只看到了格瑞那撮白毛在电梯拐角闪过。可我一从过道出来,居然和嘉德罗斯撞上了,虽然他把头发放了下来,还系着白色荷叶边的围裙,但他脸上那个黑色星星贴纸和超长的围巾让我确定这毫无疑问就是嘉德罗斯。

瞧瞧那轻飘飘的花边,还有背后的蝴蝶结,天哪,这怕不是个假的年级第一?

原来年级第一有这种爱好的吗?

原来格瑞上课画的那个是有依据的吗?

interesting

“虫子,让开。”我还在想入非非的时候嘉德罗斯皱着一张脸对我说。虫子?这个自大的小屁孩,你见过本小姐那么美丽的虫子吗?然而我还没说出口,这小鬼就飞一样地跑了。我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嘉德萝斯前脚刚走我后脚就跟上了。

年级第一在凹凸商城穿着女仆装,这种消息要是传到鬼狐天冲那里不得掀起轩然大波?
你问鬼狐天冲是谁?哦,这不重要。

————————————————————————

嘉德罗斯冲进了一家女仆咖啡厅。

感情他是来……当女仆?

噢天哪,真是太可怕了。

这间咖啡厅估计是刚开不久的,毕竟油漆桶都还在门背后,我点了两份星空羊羹和黄桃慕斯,然后用终端把我的坐标发给金。我正纳闷嘉德罗斯怎么不见了,结果从刚刚开始不知所踪的格瑞出现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格瑞……!

本小姐今天依然受到了成吨的惊吓。格瑞在我的斜前方坐下了,虽然每一桌之间的隔板挡住了格瑞的身体,但这并不阻拦我观察接下来发生的事。不负我的苦苦等待,嘉德罗斯端着一杯牛奶从柜台后面的门里出来了,在他后面还有一位蓝色头发的女孩子,一手端着我的点心,另一只手帮嘉德萝斯拉了一下围巾,还小声地说了一句“加油”。

嗯……这小姑娘胆子真大。

于是我眼睁睁地看着嘉德罗斯走近了格瑞,然后一脸见了鬼的表情。蓝色头发的小姑娘把我的点心端了过来,顺着我的视线看到了嘉德罗斯,突然也摆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interesting

“凯莉……”嗯?好像有谁在叫本小姐,这声音……有点像金?我看看窗外,还真是金。还没等我摆出让他噤声的手势,他冲了进来“凯莉,我找了你好久啊!”我扶额,完了,要被发现了“瞧,我给你买了个发卡,好看不?”我谢谢你,我很开心,但是你现在可不可以闭嘴?

果然,格瑞把头转了过来“诶?格瑞,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啊,金这个笨蛋!

TBC.

——————————————————————————
窝有罪(士下座)
窝不该过这么久才更新
接受批评+欢迎捉虫
求评论~

【瑞嘉】好想告诉你 Chapter 1

*ooc窝的,人物是七创社的

*学院背景

*私设有

*凯莉视角

以上.

        凹凸学院高中部的年级第二有很多秘密

        比如他的课桌里被试卷挡住的是从小卖
部买的牛奶

        比如他为了做一个文艺青年每天坚持写日记

        比如他的发型灵感其实来源于发小家的芦荟

        比如他喜欢年级第一的嘉德罗斯

        噢别问我是怎么知道最后一个的,我只是不小心偷看了他的日记。

       “十六岁的秋天与你相遇,没有樱花只有恼人的军训。

       你的眼睛是我世界里的太阳

       看见你即使下雨也是晴天

       好想告诉你……我喜欢你……

       嘉德罗斯。”

       事实上我看到“嘉德罗斯”四个大字的时候内心毫无波动,因为我的心在那一瞬间失去了信仰——它不想再跳了。

        在知道这个秘密之后,我每天在学校看见的格瑞是这个样子——

        当我以为他在写课堂笔记的时候,定睛一看,哦他在画女装的嘉德罗斯;
        当我以为他在眺望窗外风景的时候,顺着他的视线用望远镜一看,哦他在看隔壁楼的嘉德罗斯;
        当我以为他在帮学生会长做社团规划ppt的时候,从他背后一看,哦他在看嘉德罗斯的获奖记录;
       当我以为他在帮舍友打饭的时候,我已经放弃挣扎了,他果然只是为了偷拍吃汉堡的嘉德罗斯。

…………

…………

      我是不是该告诉嘉德罗斯?

      我放弃了这个危险的想法,对于那个见人就喊“渣渣”的九岁超重儿童,我这样聪明颖慧的人当然是选择离得越远越好,越远越好!

       你问我为什么?废话!你是想被九岁儿童的大罗神通棍——一把黄黑相间的40cm直尺指着鼻子还是被蒙特祖玛的60cm花式尺子羽蛇架在脖子上?

       忘了说,蒙特祖玛是嘉德罗斯的表(shou)姐(xia),和她同种地位的还有一个叫雷德。

       蒙特祖玛是凹凸学院高中部人气女神之一,初中时就以高超的雕刻和绘画技术火遍校园网络,其绿色的头发和186cm的身高更是为她优异的成绩增光添彩。但是鲜为人知的是,蒙特祖玛喜爱自己的表弟嘉德罗斯的程度足足超过了她对草莓的热爱。

       雷德,爱看恋爱小说的校园风云人物,明恋祖玛,痴迷老大,成绩仅此于蒙特祖玛,用“饭团”作为笔名在学院网络发表自己写的恋爱小说,收获一堆忠实读者,甚至在学院图书馆有一个专柜。

       最后,我要着重介绍的是在上文总共出现了十二次的嘉德罗斯——九岁的天才儿童,一路从小学跳级到高中,现在在高二稳居年级第一。圣空集团的小少爷,金发金瞳,虽然时常摆出一副超凶的样子但是因为可爱的包子脸反而人觉得很可爱,脸上常年贴着黑色五角星贴纸。看起来很小只,但因为喜欢高热量食物导致体重130。

       

       噢对了,我叫凯莉,星月魔女凯莉。

      

     
TBC.      
     

————————————————————————
欢迎捉虫+接受批评

【狗崽】杨梅酒和瓯柑茶(下)

      
      妖狐第一次看到大天狗,是在一次夏日祭的烟火大会上,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夜晚。

       妖狐本来是想在这次夏日祭神隐少女的,可是因为三尾狐临时起意要一起来,只好作罢。穿过山腰的鸟居,妖狐就看见了早就在入口卖苹果糖的萤草。三尾狐拿了两个苹果糖,塞给妖狐一个,自己拿着一个就往商贩的铺子间走去,妖狐咬了一口糖紧随其后。

       三尾狐和萤草是妖狐名义上的姐姐,因为妖狐是她俩捡来养大的。对于妖狐是神隐少女的元凶这件事她们深感头疼,虽然他们是妖怪,但是三尾狐不过是偶尔去茶楼里跳个舞弹个琴,萤草就更别说了,她常年伪装成人类给小镇里的医馆帮忙。为了不让妖狐因为神隐少女而惹来麻烦,比如阴阳师,萤草便和三尾狐商量暗中减少妖狐作案的机会。

       没错三尾狐这次就是故意的。

       事实上这一次三尾狐即使不跟着来,妖狐也不会对那些穿着精致和服的姑娘下手了。

       他遇到了大天狗。

       妖狐突然就明白了这就是他的“命定之人”。

       “看来命定之人不一定是位美丽的小姐呢”他这么想。

         
      “你知道飞蛾扑火吗?那是一只小小的飞蛾,第一次看到明亮耀眼的火焰,于是它就爱上了那一簇火苗,奋不顾身地扑过去想要一个拥抱……”妖狐记不得这是谁讲的故事了,也许是萤草,但那不重要,他只觉得自己现在可能就是那只看见了火焰的飞蛾,而且一团很大的火。

       后来的事显而易见,接近,交谈,互相往来,表明心意,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

       其间三尾狐和萤草操碎了心。
 

      但是,有句话叫做“天有不测风云”。

      同样是一次烟火大会,妖狐换了新衣裳,邀请大天狗一起参加祭典,当然他也叫上了三尾狐和萤草。热乎乎的章鱼烧、晶莹剔透的苹果糖、穿浴衣的孩子、年轻貌美的姑娘还有青涩的男孩,这与往常没有什么不同——如果没有突然出现的阴阳师的话。

       妖狐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发生了什么,他就被一支尾端系着足以致命的府纸的短箭射穿了心脏。那种噬心之痛让他倒在地上蜷缩起身子,模糊间能看见三尾狐和萤草跑来的身影还有蹲下的大天狗,他们的嘴巴一张一合,可是他根本听不见任何声音。

 

      “我要死了吗?”

      “我还不想死。”

       妖狐在混沌中终于失去了知觉,他醒来是因为感到心口撕裂般的痛。①
       “阿崽,阿崽,你终于醒了!”妖狐听出了三尾狐的声音,可是眼前一片漆黑。
       “阿崽,眼睛上敷着毛巾,你再睡会儿吧。”这是萤草,妖狐还没有缓过神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听从萤草的话沉沉睡去。
      
       妖狐做了一个梦,他梦间他死了,他惊醒过来,然后发现这是真的。

      妖狐翻身滚下床大喊三尾狐和萤草,他不是死了吗?他为什么还活着?大天狗呢?妖狐觉得前所未有的恐慌将他包围,所有问题最后只剩下一个——他还活着,那大天狗呢?

      萤草急忙跑来把妖狐扶到床边,三尾狐犹豫再三开了口
      “阿崽,你有三条命,现在只有两条了。
       我们是被大天狗大人救出来的,
       大天狗大人被阴阳师抓走了。”
      妖狐突然安静了下来,他现在只觉得就算再多一条命又有什么意义?他的大天狗大人放弃了逃走的机会把他们救出来,那他为什么不可以?

       妖狐趁萤草和三尾狐外出的时候走了,他深知自己妖术在阴阳师眼里不过是雕虫小技,所以他找到了平安京最强大的阴阳师——安培晴明。他看到那扇刻着五星秸梗的门时,即使妖怪的本能让他逃走,但是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叩响了它。妖狐告诉了安培晴明发生了什么,他告诉他可以以自由为代价,做他的式神,只要能帮他救出大天狗。出乎意料地,安培晴明答应了妖狐的请求。强大的阴阳师给妖狐贴上了符纸,设下了结界,让妖狐看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妖狐连夜赶往那位带走大天狗的阴阳师宅邸,隐了气息,从外墙翻了进去。他压根不知道大天狗被关在哪儿,只好跟着那些下人走。大概是身为狐妖的直觉,妖狐跟着两个戴黑帽的下人来到已经和室前,纸门打开的一瞬间,他看见了大天狗。

       强忍着冲过去的冲动,妖狐一击风刃打晕了两个下人,一闪身进了和室。大天狗看见妖狐的一霎有些意外,他被困在这里已经四天了,屋外设了结界,根本无法探知外面的情况。大天狗看见妖狐头上贴的符纸正想发文,就被妖狐拽着往外走,结果他被结界挡住了。妖狐嘴角一抽,扬手撕下自己的符纸贴在大天狗的胸口,然后把他推了出去。

       妖狐和大天狗一路隐息来到外墙,妖狐的结界突然被打破了,妖狐一懵,下意识就伸手推着大天狗催促他先飞过去。当大天狗离开府邸的那一刻,府邸四周降下了一道结界,一道铁链破空而来勒住了妖狐的脖子,然后妖狐失去了意识。

       大天狗发现不对的时候,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源博雅拉住了他,一沓符纸拍在他身上封住了他的妖力,把他丢到了一个阵图里,接着他就被传送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然后白发的阴阳师告诉了他一切。

       妖狐昏昏沉沉地醒来,活动了一下手腕,铁链“哐啷啷”地声音就响了起来。他分析了一下自己的处境,大概是被气得跳脚的阴阳师抓了起来,两条腿的腿骨大概是被打折了,手还能动,但是右眼看不太清了,妖狐想了想,决定用第二条命来逃走。于是在那位阴阳师来到妖狐面前的时候,妖狐用尽一切办法激怒那位阴阳师,每次都被打得晕过去。终于,在妖狐又一次试图激怒阴阳师的时候,那阴阳师抬手往妖狐后颈脊椎一劈,“咔嗒”一声,妖狐还没来得及疼经历了漫长妖生中第二次死亡。

       妖狐在一座山的山谷中醒来,他动动手脚,暗骂那阴阳师丢哪儿不好,这一摔又把他的手腕给摔折了。一路从山中爬到京都,途中还用仅剩的妖力隐藏气息,终于到了安培晴明的宅邸。

       那是三尾狐和萤草永远的噩梦。

       她们回去在妖狐不见了之后就循着妖狐离开时留下的些许痕迹找上了晴明。安培晴明只是将她们留在这,说妖狐一定会回到这里,可是谁也没想到他会是这副样子。她们看到妖狐耷拉着的尾巴,扭曲的腿骨,还有——那只黯淡的右眼。

       “你一定不知道,我家阿崽的眸子生的多好看!”这是萤草曾经对医馆老伯说的话。

       妖狐在萤草治好他的伤以后就去找了晴明。“小生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小生来兑现诺言。”妖狐平静的开口,安培晴明笑了笑说“按照约定,我帮你封锁了那只大妖的记忆。”然后抬手结下一个印——

      妖狐成为了式神。

       后来,过了很多年,发生了很多事。三尾狐和萤草自愿做了安培晴明的式神,妖狐变得额外地惜命,没跟着晴明出几次寮,倒是喜欢往源博雅的宅邸跑。

       妖狐又遇到了大天狗,他请大天狗喝了一坛酒。

       搭讪,相知,交谈,一切还是那么顺理成章。

       有一次,大天狗请妖狐喝了一壶茶。那是一壶瓯柑茶,妖狐想起来以前他在夏日祭的时候总会带着些瓯柑吃。

       妖狐突然有些想流泪,但是他还是笑了。他只有一条命,他不敢再奋不顾身地扑向那团明亮的火了。

       “就让您当小生心中的命定之人吧”他这么想

       “小生想做大人的挚友。”他这么说。

       妖狐请安培晴明算过大天狗的命数,只要是和他在一起,要么他死,要么就是大天狗。妖狐无法忍受独自一人活下去的寂寞,于是请晴明封住了大天狗的记忆。

       “让我们重新遇见一次吧!”

       “这一次您千万不要爱上小生。”

       妖狐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泪水终于悄无声息地滑落。

      茶很好喝。




END

————————————————————————
完啦!

①这里的重生只是修复了致命伤,非致命伤是不会修复的,第二次同理

欢迎捉虫

天哪窝在写什么orz

接受批评(´°̥̥̥̥̥̥̥̥∀°̥̥̥̥̥̥̥`)

【狗崽】杨梅酒和瓯柑茶(上)

*初投稿

*ooc窝的,他们是对方的

*私设有

*be

以上ok?那么↓

       大天狗第一次看到妖狐,是在源博雅宅邸的后
庭院里,那时正是桃李芬芳,繁华漫天的好时节。

       那天大天狗是来源博雅家里喝茶的,可是他刚坐下一只桃花妖就飞快的从围墙那边窜了过来 “源博雅大人,晴明大人又被虐了!草爹……啊不,萤草正在帮忙,您过去看一下吧!”然后源博雅就走了,大天狗独自端起茶杯,叹了口气。

      “大人为何叹气?”

      大天狗拿起放在一旁的扇子,“危险”,这是大天狗的第一反应。随后他抬头,看到了一双美丽的,金色的眼睛,大天狗想,美丽的东西往往是危险的,但是他可能要溺进去了。声音的主人从屋檐上一跃而下,蓬松的尾巴晃过大天狗眼前,原来是只狐狸。

       “小生名为妖狐,大人刚才为何叹气呢?”妖狐再次发问。大天狗抿了一口茶,压下心中的想法,淡淡答道“没什么,不过是有些乏味罢了。”妖狐笑了,他用折扇遮住了大半张脸,只漏出眼睛和有手杖一般花纹的额头,眼下鲜红的纹路随着笑容微微弯了弯“您是如此美丽和强大,为何还会觉得乏味呢?”大天狗皱眉,他想,强大的确是可以用来形容他,但是美丽这个词,比起他来说,难道不是更适合眼前的狐妖吗?

      妖狐背过身,走到庭院中间的老樱花树下,把树底的大石头扳动了一下,从石头底下抱出两坛酒。妖狐用折扇敲碎酒坛上附着的土,撕开了褪色的和纸,大天狗闻见了酒的味道,是杨梅酒。

       杨梅酒不宜储藏太久,但杨梅一般是在暮夏时成熟,此时才阳春三月,大天狗自然而然地认为这是去年做的酒了。口感是不会太好的,他这么想。
      
      “大人要尝尝吗?”妖狐笑吟吟地把酒倒进空余的茶杯里,然后抬眼看向大天狗。大天狗接过茶杯,看了眼杯里的酒,他不得不警惕这酒里是否有其他东西。妖狐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顾虑,为自己斟了一杯酒,然后一饮而尽。大天狗怎会不知道妖狐这么做的原因?他一边心想“狐妖都这么善于察言观色的吗?”一边仰头喝下了这杯酒。

      大天狗觉得他怕是被自己打脸了。杨梅酒没有他想的那么糟糕,酒很醇,滑过喉间有些凉,杨梅的味道融在酒里,清甜的香味充溢在鼻尖,舌头上的甜大概是和杨梅一起煮的冰糖……“为何……为何这杨梅酒存放一个冬天还有这般好的味道?”大天狗盯向正闭眼享受阳光的妖狐,看着妖狐还在摇摆的尾巴和偶尔耸动的耳朵,大天狗突然觉得这只莫名其妙请他喝酒的狐妖好像在他很久以前的记忆里就存在过。但这个想法只在大天狗心中闪现了一瞬就消失了,他从来没有和一只狐妖相处过,除了今天。

       “小生可是妖啊。”妖狐睁开眼看着大天狗说道。

       是的,他们都是妖怪。妖怪可以做到很多看似不可能的事,所以用来酿酒也是可以的。

       妖狐喝完一坛酒就走了,留下了另一坛给大天狗,并且说随时欢迎大天狗来喝酒。大天狗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后来看到源博雅从围墙慢悠悠地走过来才想起,这里不是源博雅的宅邸么!他要怎么才能在这里“偶遇”妖狐啊!“嘿!就等了,大天狗!”源博雅走了过来,他看见一旁开封的酒,一挑眉,问道“妖狐来过了?”大天狗诧异,感情源博雅知道妖狐啊,随即答道“吾见到他了,他与吾喝了两杯酒。”“哎呀!听起来你们依然是相处得不错嘛!”源博雅打开了另一坛酒,突然脸色一僵,发现自己说错话了,马上接着说“妖狐的酒是晴明寮里的三宝之一啊!今天我可以享口福了。”大天狗知道晴明寮里有三宝,但是他只晓得其一是看似柔弱实则战斗力满值的萤草,没想到这妖狐也是晴明寮里的妖怪,还占了三宝之一的位置。然而注意力在三宝上的大天狗并没有注意到源博雅上句话中的疑点,然后点了点头。

       酒确实是不错的。

——————————————————————
文笔不好请多指教
欢迎捉虫欢迎批评
喜欢请点一点蓝色的小手
拜托你们了点个赞吧(士下座)